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顏雷罵鬼

顏雷在最繁華的市中心的上班卻住在郊區的一棟60年代建的舊樓裏。每天都要坐漫長的地鐵上班,偏偏自己工作的那家變態的日資公司晚上還經常加班,所以經常都是直到深夜才趕得回來。



    這條路老舊失修,這幾天連綿不斷的小雨讓它泥濘不堪。而路燈已經壞了有半個月了,因為各個部門的相互推諉所以一直保持著破損狀態。一個漆黑的夜,一個疲憊的人走在一塊泥濘的土地上,顏雷想到眼前這個場景不禁嘴角擠出一絲苦笑。



    咯吱,咯吱,顏雷的腳步聲回蕩在空空蕩蕩的樓道中。一個月前,三樓的一對小夫妻發生了激烈的爭吵,妻子楊露因為自己的丈夫田昊出軌,選擇了自殺。她是上吊死的,而且臨死前換上了一件鮮紅色衣服、化了很濃的妝,這個剛烈的女人分明是想根據中國的傳統說法,死後化作厲鬼來向背叛她的丈夫復仇。而詭異的事情在半個月也確實發生了,田昊真的瘋了,並且不停的對別人說自己看到了楊露。很快,這個可憐的男人被送進了精神病院。



    楊露的死造成了這棟大樓的恐慌,有人說深夜時分樓道裏隱約可以聽見女子的哭聲。而這怪異的聲音顏雷有時也曾聽見過,但他卻更願意相信那是貓叫或是其他的什麼非靈異因素。很多人選擇了搬走,甚至是將房屋空置自己租住到其他的地方。而留下的都是些沒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可以作出這樣奢侈行為的人。



    顏雷是個無神論者,然而在漆黑恐怖的氣氛下還是會感覺一絲恐懼與不安,他三步並作兩步上了樓,掏出鑰匙打開房門,按動電燈開關。居然沒有反應,依舊還是一團黑暗。“媽的,燈泡又燒了!”顏雷恨恨的罵道,摸著黑鑽進了冰冷的被窩。



    窗外,雨勢漸漸越來越大,很是擾人清夢,顏雷翻來覆去一直無法入眠。?當一聲,客廳裏似乎有什麼東西倒了,顏雷翻身起床,來到了客廳。這個家已經近乎一貧如洗的狀態,空空蕩蕩的,是什麼東西發出的響動?居然是把椅子。



    顏雷照著倒在地上的椅子便是狠狠的一腳,“竟然耽誤老子睡覺。”但隨後顏雷頓覺毛骨悚然,平放在地上的椅子在沒受到其他外力的狀況下怎麼會倒呢?是地震?還是其他什麼因素。



    而當顏雷轉過身時卻霎時被眼前的景象嚇個半死,一下便癱倒在了地上。那是一抹鮮豔的紅色包裹在了淡淡的綠光中。人型,長髮,紅衣,一米六左右,那是個人?不,是鬼!深更半夜的一定是鬼!



    “你...你是楊...楊露嗎?”顏雷的所謂無神論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已經土崩瓦解。



    那鬼沒有回話,卻將一雙枯瘦的手平舉起來。她要做什麼?顏雷駭然,不禁後退。



   “你是鬼又怎麼樣?我又沒有得罪你。你要是楊露的話我還幫你搬過東西呢。”



    一陣顫抖而淒厲的女聲響起:“...男...人....都...不...是...好...東...西!”



    顏雷胸中一股無名火起,戰勝了恐懼,哪怕是在如此的深夜面對著一個自己從未見過的鬼,大聲吼道:“男人怎麼不是好東西了?什麼族群都有敗類,田昊是王八蛋,他賤,他出軌,他對不起你,但關我什麼事?關全天下的男人什麼事?”



    “...男...人....都...不...是...好...東...西!”那鬼依舊重複著剛才的那句。



    “夠了!夠了!”顏雷雙手抓撓著自己的頭髮,怒不可遏了。“你這個三八!做鬼就了不起啊?做鬼就可以隨便嚇人啊?看你三更半夜的跑到一個大男人房間,一點都沒有女性的矜持,做人時不是什麼好人,做鬼也不是什麼好鬼!”



    “...男...人....都...不...是...好...東...西!”這句話重複了第三遍。



    顏雷越罵越起勁,完全進入了狀態“你複讀機啊?就會說這一句話!我在公司工作了一天,晚上還加班累的半死,好不容易回到家還要被你嚇!我容易嗎?你給我滾!”順手抄起身旁的那把椅子扔了過去。



    ......



    叮叮叮叮叮,一陣鬧鐘聲響起。顏雷睜開雙眼,自己完好無缺的躺在床上。這夢太真實了,顏雷居然已經驚出了一身的冷汗。“世界上到底還是沒鬼的!”顏雷自語道。



    不過在起床洗漱經過客廳時,顏雷真的徹底驚呆了。原本平放在地上的椅子真的倒在了地上,牆角上還有明顯的硬物撞擊過的痕跡。難道真的是夢中那樣抄起椅子扔鬼的結果?顏雷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

    鬼兮?夢兮?顏雷不得而知。不過大樓裏詭異的女人哭聲卻真的從此絕跡了。



   “即使真的有鬼,我也更願意相信他們是善良的。”顏雷如是說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