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給我一片綠蔭,還你一顆心

  她是絮,但曾經她不是飛絮,曾經的她屬於一棵柳樹,而不屬於風。
  那時的她是快樂的,她所有的快樂心情都只和柳樹分享。陽光燦爛時,她驕傲地依偎著柳樹,全身閃著一種幸福的光芒;大雨來臨時,柳樹用窄窄的葉片為她遮雨,捨不得她被淋濕,她是柳樹生命的一部分,柳樹是她的一部分生命。
  風來時,柳樹突然變得好憂鬱,她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和柳樹一樣沉默。風中柳樹終於輕輕放開了她的手,對她說跟風去吧,你屬於我也屬於風,我可以保護你但風可以給你自由,終有一天我只能把你交給風。
  隨風而起的瞬間她大聲地對柳樹說,我不要自由不要離開你,可風的聲音掩蓋了她的?喊,她知道柳樹什麼也聽不見。她無奈地隨著風越飄越遠,無奈地看著柳樹在風中向她揮舞著枝條,告別的身影越來越模糊。
  她開始了屬於風的漂泊,隨著風起風落停停走走,她成了飛絮,她知道她只能沒有選擇地隨風。
  她飛過了多少故事,還沒看清每個故事的開始和結束,屬於故事的記憶就已經泛黃。
  她飛過了各種心情,任何一種情緒都不是永恆,就像天氣陰晴不定般起起落落。
  她飛過了來往的路人,在不經意間路過別人也被別人路過。
  她飛過了時光,不知不覺中突然發現自己的飄飛永遠也追不上時光匆匆。
  累的時候偏偏風不停,想飛的時候偏偏風不起,她不懂,原來是風選擇她,而不是她選擇風。
  她也曾問風,你要把我帶到哪里,風說,我來也無影,去也無蹤,不要問我何去何從。
  她也曾問雨,何處才是我的歸依;雨說,翻手為雲覆手雨,我也不知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,更不知我的歸依是天空還是土地。
  原來茫然的不只是她而已,於是她無怨無悔地飛著,即使有些累也隨風飛著;風過處,撒落了她的憂愁和感傷。
  直到有一天,風偶然地把她帶到另一棵樹下,那棵樹高大挺拔,枝繁葉茂,樹的周圍有許多快樂圍繞。她仰望著樹,樹告訴她,它叫榕樹。
  她情不自禁地靠近了榕樹,細細數著榕樹的葉片,她無法抗拒一種生性的東西,一種對樹的依戀。
  越靠近榕樹她越能感受到榕樹周圍的快樂,她問榕樹,你為什麼可以製造這麼多快樂?榕樹說,因為來這裏的朋友都懂得分享和分擔,她又好奇地問是不是學會了分享和分擔我也可以擁有這樣的快樂,榕樹說當然,只要你願意,給你一片綠蔭擋風遮雨。
  她開始對榕樹傾訴她的心情、她的憂傷、她的茫然,榕樹的默默聆聽總給她莫大的安慰;她對榕樹講泛黃的故事,講述她和柳樹不舍的離別,榕樹總是理解地讓她依偎;陽光下,她身上映著榕樹綠的閃亮的幸福光芒;雨來時,榕樹密密的綠蔭為她撐起一片晴空;風來了,她想飛就飛,累了就在榕樹下找個風吹不進的地方安然入睡;寂寞了,榕樹就講故事給她聽也把她的故事講給別人聽。
  突然,她欣喜地發現榕樹周圍的快樂也有她的一份,雖然對於榕樹來說是那麼微不足道,卻漸漸改變了她的心情季節。
  她依然隨風,只是風過處不再只有憂傷,她開始懂得讓自己快樂也散播自己的快樂。
  不久,榕樹陸陸續續地掛上了一些彩色的心情箋;她問榕樹為什麼裝扮得這麼美,榕樹告訴她因為它過生日,四周歲生日,那些心情箋都是來這裏的朋友送的禮物。她驚訝四周歲的榕樹竟然這樣枝繁葉茂,榕樹說它和別的樹不一樣,因為它是由千千萬萬的心來灌溉的。她自慚沒有朋友們的心靈手巧,她只能看著一張張精美的心情箋感歎,榕樹啊,我該拿什麼去愛你。
  榕樹並不介意,收藏起心情箋時也收起了她的小小心意。她感激,因為她知道不管怎樣,榕樹在那兒,一直在那兒,用一種永恆的微笑溫暖每一個季節,從不改變。
  所以在榕樹下,她總放飛了心情,盡情地飛著,即使在一個小小角落,也飛得認真,飛得堅定,飛過春去秋來流走的歲月,飛過歡笑淚水中的每一個約定。
  打開回憶的門,她發現榕樹的綠蔭已經點點滴滴溶入了她的生命,在每一個平凡的日子裏,榕樹陪著她,她也陪著榕樹成長。
  轉眼間,榕樹又開始掛上心情箋了。她很早就精心準備著,怕不足以表達她的心情。她細數著榕樹下的片片記憶,像最初數榕樹的綠葉那樣,把依戀刻在了心情箋上。
  輕輕地把這頁心情箋交給榕樹,連同上一季沒有說出的祝福,榕樹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和心情,她微笑著期待。
  但她知道,無論什麼時候,風再大,她飛得再遠,她也會回來告訴榕樹她的心情;雨再大,她會帶著榕樹給她的綠蔭,因為她把心留在了榕樹下,輕輕地在榕樹耳邊低語:“你給我一片綠蔭,我還你一顆心。”
返回列表